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hc开奖结果香港 >

【行走尼泊尔】 《From Goddess to Mortal》——一位前库玛丽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8 点击数:

  原标题:【行走尼泊尔】 《From Goddess to Mortal》——一位前库玛丽女神的真实生活(上)

  这是一本尼泊尔库玛丽女神的真实故事。得到这本书非常不容易。4年前从尼泊尔回来后整理游记,整理到活女神庙时,从网上了解了一些活女神的故事,就知道了 这本书,可是没有地方可以买到。直到今年年初,在一个旅游群里分享尼泊尔旅行时,我再一次提到了这本书,并从美国亚马逊上寻找这本书,但是那个时候已经脱 销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付款等待新书到货。从5月份一直等到7月份,书一直没有到货。打电话询问亚马逊客服,被告知这本书寄丢了,他们重新给我空运了这本 书,书籍抵达时正好赶上大暴雨,所以这本书也湿了变得皱皱巴巴,但不管怎样,4年之后我终于拿到了。

  这是一本尼泊尔库玛丽女神的真实故事。得到这本书非常不容易。4年前从尼泊尔回来后整理游记,整理到活女神庙时,从网上了解了一些活女神的故事,就知道了 这本书,可是没有地方可以买到。直到今年年初,在一个旅游群里分享尼泊尔旅行时,我再一次提到了这本书,并从美国亚马逊上寻找这本书,但是那个时候已经脱 销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付款等待新书到货。从5月份一直等到7月份,书一直没有到货。打电话询问亚马逊客服,被告知这本书寄丢了,他们重新给我空运了这本 书,书籍抵达时正好赶上大暴雨,所以这本书也湿了变得皱皱巴巴,但不管怎样,4年之后我终于拿到了。

  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再一次经历了——尼泊尔白去了——的感觉。是的,前往任何一个有宗教、有文化、有历史的国家,每当我从那里回来,翻阅有关这个国度的书 籍时,都会有一种非常遗憾的感觉。在前往尼泊尔之前,我确实做了一些攻略,了解杜巴广场上所有建筑的方位图。但是当我见到杜巴广场的时候,便立刻就失去了 方向感,每一座建筑都有自己独特的造型,除了最著名的几座,其他的完全记不得,更不要说这些建筑的神意了。

  幸好,我读到了这本书,一位活女神的真实自述。在这里,我不仅了解了许多尼泊尔的节日,也发现了许多对库玛丽活女神描述的误解。几乎所有的旅游书籍、文章 上对库玛丽的选拔都是如出一辙的“符合条件的小女孩们会被关进漆黑阴森,挂满血淋淋的水牛头的黑屋,负责认定的人戴着魔鬼面具千方百计地吓唬她们,过程极 为恐怖,最终那个处乱不惊,临危不惧,不哭不闹的小女孩将成为尼泊尔的新一届活女神。”这个描述其实是错误的!然而,就是这样的误解存在了许多年,并被绝 大部分去过尼泊尔并撰写游记的人用来不断的复制。其实,库玛丽神庙的外表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内部装饰却并不奢华,或者说是非常简陋。没有金碧辉煌,房间里 都是普通的白墙。

  这本书不厚,有150多页,这位活女神叫做Rashmila Shakya,于1984年至1991年担任活女神。曾经看到一些网络上的描述——当上活女神的女孩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做女神期间,她的脚不能触地, 除重大节日,很少能离开宫院,女神的任期最长只有8、9年。一旦流血或者初潮,就必须“退休”回家。回归成一名普通女孩。而一直被当做女神供养的女孩卸任 回家后,首先要学会生活自理。神权对活女神而言,自始至终是一场烟花般的梦魇。在尽享锦衣玉食和顶礼膜拜后,她也注定要品尝人世间最选出的宠辱哀乐。尼泊 尔人有一种迷信,认为卸任的活女神会克夫。认为其血液里还存留着不吉利的东西,故而远离、歧视她们。很多“退役”女神只能在素服枯灯中了却一生。

  所以我一直非常想知道真实的活女神生活,而这一本《From Goddess to Mortal》刚好让我真正认知了活女神的生活。这本书我一边看,一边总结性的翻译。我一直认为某一个时间读到一本书,是和这本书的缘分。对于家里有上千本书籍的我来说,选择哪一本,并不是无意的行为。正是因为在写【走进伊斯兰的世界】第四站摩洛哥,新买的3本书还在路上,所以看了《俺心中有一头骆驼》,书中除了描写摩洛哥,也写到了尼泊尔活女神,在等待摩洛哥新书到货期间,就打开了这本《From Goddess to Mortal》,其中的内容写得真实朴素。读过之后,我不再觉得活女神是那么的神秘,她和其他小女孩一样,也玩洋娃娃,库玛丽神庙只是她服役的地方,就像服兵役一样。

  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再一次经历了——尼泊尔白去了——的感觉。是的,前往任何一个有宗教、有文化、有历史的国家,每当我从那里回来,翻阅有关这个国度的书 籍时,都会有一种非常遗憾的感觉。在前往尼泊尔之前,我确实做了一些攻略,了解杜巴广场上所有建筑的方位图。但是当我见到杜巴广场的时候,便立刻就失去了 方向感,每一座建筑都有自己独特的造型,除了最著名的几座,其他的完全记不得,更不要说这些建筑的神意了。

  幸好,我读到了这本书,一位活女神的真实自述。在这里,我不仅了解了许多尼泊尔的节日,也发现了许多对库玛丽活女神描述的误解。几乎所有的旅游书籍、文章 上对库玛丽的选拔都是如出一辙的“符合条件的小女孩们会被关进漆黑阴森,挂满血淋淋的水牛头的黑屋,负责认定的人戴着魔鬼面具千方百计地吓唬她们,过程极 为恐怖,最终那个处乱不惊,临危不惧,不哭不闹的小女孩将成为尼泊尔的新一届活女神。”这个描述其实是错误的!然而,就是这样的误解存在了许多年,并被绝 大部分去过尼泊尔并撰写游记的人用来不断的复制。其实,库玛丽神庙的外表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内部装饰却并不奢华,或者说是非常简陋。没有金碧辉煌,房间里 都是普通的白墙。

  这本书不厚,有150多页,这位活女神叫做Rashmila Shakya,于1984年至1991年担任活女神。曾经看到一些网络上的描述——当上活女神的女孩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做女神期间,她的脚不能触地, 除重大节日,很少能离开宫院,女神的任期最长只有8、9年。一旦流血或者初潮,就必须“退休”回家。回归成一名普通女孩。而一直被当做女神供养的女孩卸任 回家后,首先要学会生活自理。神权对活女神而言,自始至终是一场烟花般的梦魇。在尽享锦衣玉食和顶礼膜拜后,她也注定要品尝人世间最选出的宠辱哀乐。尼泊 尔人有一种迷信,认为卸任的活女神会克夫。认为其血液里还存留着不吉利的东西,故而远离、歧视她们。很多“退役”女神只能在素服枯灯中了却一生。

  所以我一直非常想知道真实的活女神生活,而这一本《From Goddess to Mortal》刚好让我真正认知了活女神的生活。这本书我一边看,一边总结性的翻译。我一直认为某一个时间读到一本书,是和这本书的缘分。对于家里有上千本书籍的我来说,选择哪一本,并不是无意的行为。正是因为在写【走进伊斯兰的世界】第四站摩洛哥,新买的3本书还在路上,所以看了《俺心中有一头骆驼》,书中除了描写摩洛哥,也写到了尼泊尔活女神,在等待摩洛哥新书到货期间,就打开了这本《From Goddess to Mortal》,其中的内容写得真实朴素。读过之后,我不再觉得活女神是那么的神秘,她和其他小女孩一样,也玩洋娃娃,库玛丽神庙只是她服役的地方,就像服兵役一样。

  夜深了,加德满都雕着的美丽木窗的古老宫殿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古都居民、士兵、国王的妻妾们都已熟睡了,只有犯困的士兵依然守卫。然而,在一个亮灯的房间 中,两个人影正聚在一起谈话掷骰子。

  其中的一位是不寻常的漂亮女人,她的额头上长有可以洞察一切的第三只眼睛,她有十只手臂,不用时会隐藏起八条手臂,头上有着发亮的光环,而另一个人就是国 王。也许有人会觉得国王在深夜衣着便服,但实际上,国王穿戴整齐。国王正在向这位漂亮的女人请教国事。这位女神一边掷骰子,一边解答国王的问题,话还没有 说完就被打断了,王后穿着睡衣带着随从突然出现在房间中。

  “我居然在这里找到你了,你确实是在讨论国事,但是却是和这样一位漂亮的女人!我真是无法相信你。”王后说道。

  “够了!”女神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她的十只臂膀出现了,如同翅膀一般,臀部挂着一条由人头组成的腰带,并出现了三张面孔。一张脸向前,另外两张分别左右。 国王和王后以及随从们全都吓坏了。女神对国王说:“我无法忍受人类的嫉妒心,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

  自此,国王认真的祈祷,最终女神出现在他的梦中。“如果你想再见到我,就去选择一位姓释迦的处女,美丽且纯洁,32个身体特征完美,崇拜她就像崇拜我一 样,我会在她的身上出现,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所遭受到的辱骂。”

  醒后,国王从释迦姓中找到一位符合所有条件的4岁小女孩,把她带到Taleju塔蕾珠神庙,被敬仰为活女神——库玛丽女神。在盛大的因陀罗节(Indra Jatra Festival)国王会前来神庙接受活女神的祝福。在额头上点一个红点,叫做Tika.【因陀罗节是尼泊尔的传统节日,于每年的尼历五月初八——9月 26日前后举行。节日长达8天,库玛丽女神环城游行,活女神由随从抱着登上战车,双脚从不接触地面。战车全部由10多个人负责拉着,靠人力前进,国王站在 旧王宫的阳台上向库玛丽女神致敬。(翻译自维基百科)

  活女神大约12岁时退役,临近此时,活女神的守护者就会物色接班人,你可能从旅游书或文章上看到,活女神第一次流血就不再具备神能。例如划伤、掉牙齿流血、或是初潮。但实际上,早在发生这些事之前,库玛丽的看守人就已经在古加都释迦姓氏的人家中物色合适的候选人了。

  我们尼瓦尔人(Newars:尼泊尔民族)是古老的民族,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我们中的一些人是佛教徒或者印度教徒。对于库玛丽的选拔,并不像人们想象 的那么严格。首先,我们必须来自于加都Baha家庭。简而言之,释迦姓氏的男孩从事一种叫Bare chuegu的庆祝活动,在这4天里他们要成为僧人,并被官方认可为Baha成员。其次,成为加都Baha的男人,不得与其他民族通婚,他们的孩子,女孩 必须在3-5岁之间,且身体上没有任何疤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女孩子不能经历过两种假的婚姻仪式的任意一种。一种叫做ihi,在4岁至10岁之 间,女孩象征性的嫁给孟加拉苹果。这是一种成长的仪式,希望我们能够有较为成熟的举止。另一种叫做bahrah,在10岁至15岁之间,有时候会比这个年 龄小一些。女孩被关到一个黑暗的没有男性的房间里,在其中呆12天,象征着嫁给太阳。这种“结婚”被认为不再是纯洁的处女,所以就不符合成为库玛丽的条件 了。

  在这次选拔中,我,我的妹妹(比我小1岁)和另外两个女孩被选中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我的性格极为温和安静,从来不哭。在旅游指南中,会提到活女神的选拔必须严格符合32个身体特征,实际上,如果你仔细看那些标准,就会发现那些标准不适合于小女孩。哪个4岁的女孩身体像菩提树一样挺拔,狮子一样的胸脯,拥有鸭子一样的声音?实际上,这32条标准全部来自于占星术。

  活女神的选拔需要经过体检,由皇室神职人员的妻子和女儿进行检查。我母亲也在现场。我穿着内衣,她们检查我身上是否有胎记或抓痕,是否掉了牙齿,是否斜 视……我记不清了,这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如果这四个小姑娘都不符合标准,守护者就会离开再另外寻找4个女孩。但在我们四个中,我被选中了。其实我妹妹Samjhana比我更有吸引力,然而当时正 在3、4月份,是加德满都最热的两个月,妹妹身上起了痱子,所以她未被选中。

  在“登基”那天,我先被带去塔蕾珠神庙——就是我被视为其化身的女神进行礼拜,并伴随着人们目送我直到库玛丽神庙。在这里我第一次穿上红色的衣服,前任库 玛丽将一条金项链给我戴上。这是一条外壳上镶嵌着九种颜色的宝石的蛇形(Naga)项链。在库玛丽出席节日的明信片中就可以看到。这是我权利的象征。前任 库玛丽将会回家,在家里继续担任四天女神后回归凡人。

  住进库玛丽神庙,清晨只有一点阳光可以照进卧室的木雕窗上。木窗朝向神庙院子内,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尽管杜巴广场上充满了穿梭汽车的喇叭声,扫帚扫地发出 的沙沙声,其他神庙的钟声,我只能听到模糊的混合的回声。早晨没有人叫我起床,当我睡醒时,我看到被我摆成一排的娃娃们正看着我,我向它们问好。

  我4岁住进库玛丽神庙,但清晰的记忆是在我8岁以后。早晨起床,先“长途跋涉”到卫生间,它在一个角落,要先通过陡峭的台阶上到另一层,再穿越走廊到达, 红色的毛巾和牙刷在那里。回到房间,我的守护者——我父亲的姐姐将会帮我穿好衣服和梳头,如果不是节日,我自己就能穿好衣服。

  然后便是早餐时间。我要先在宫殿后面的厨房里吃一碗被认为是很特殊的米饭,除此之外还有茶和油炸面包。这时听到有人告诉我,老师来了。这意味着早晨9点钟了。我正从厨房回来的路上时,另一个声音告诉我塔蕾珠神庙的神职人员来了。这是Nitya礼仪的时间,也差不多是在早晨9点钟开始。由于神职人员不是很准 时,所以有时候我会先去上课。

  我的玩伴穿着校服,她指了一下台阶,那是神职人员放包的地方。她笑了。如果我告诉她做什么她一定去做,但其实我不说她也知道,这是我们的一个常常玩的游 戏,当神职人员跟我进入房间之后,她就会把包藏起来。

  我去的房间叫做Singhasan,这个房间有一扇金色的窗子,朝向外面的街道。我坐在金座上,后面有雕刻有七条蛇保护。而神职人员坐在地上,开始拿出红 色粉末、米粒和花朵,并点燃一些小的灯盏。祈祷仪式需要15分钟,包括念咒语,跳舞和一些手势。他不可以给我Tika,只有我家里的女人才可以给我 Tika。这种仪式每天早晨都会进行,所以我也不怎么关注,但是我从来不会感到厌倦或者不安,只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我知道我是一位女神,这就是女神应 该的行为和职责。

  我知道很难开始上课,因为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些人前来敬拜,有一位妇女带着孩子,男孩大约6、7岁的样子,他是个哑巴,他的母亲就每天带他来库玛丽神庙,希望我能够治愈她的儿子。绝大部分带着孩子来的敬拜者都有自己的难处,或者患有疑难杂症,所以我知道对孩子们来说,我是多么的重要。当然这些妇女从来 不会直接跟我说她们的需要,我也不会直接和她们讲话,取而代之的是,我坐在黄金王座上,她们从左手里洒出一点水经过我的脚面到右手,然后喝掉水。这位哑巴 的母亲这样重复着,并让他的孩子也喝一点水。从远处传来了刚刚做完礼拜的神职人员的喊声,他嚷嚷着自己的包被贼偷了。我心里很想笑,但是在妇人面前,我只得强迫自己面无表情并集中精力在当下的仪式上,帮助男孩说话是我的职责所在。平日,我希望没有有敬拜者,打不开腾讯的一切网页:QQ空间、QQ微博,这样我就可以开始上课了。老师每天都来,但是每天 都被敬拜者打断。

  我得到的供品里有巧克力和红色的玩具车,但更重要的时候我会获得Sagun,这是种由煮鸡蛋和干鱼组成的食物,放在我的左手里,右手里是银质杯子的 Raksi,这是一种在尼泊尔和西藏特有的传统蒸馏酒精饮品。是一种烈性的饮品,就像伏特加或杜松子酒。【在CNN全球50种好喝的饮品中,Raksi排 在第41位,由小米和大米酿制而成。(翻译自维基百科)】我用嘴唇分别碰一下,代表我接受了这些供品。

  最终,被推迟的课程终于可以开始,已经10点钟了。我回到卧室坐在老师的对面。他是一位非常老的老师,又高又瘦,穿着传统的尼泊尔服装。其实我很感激拥有这样一位老师,因为在尼泊尔有一个说法,可以教女神的老师无所不知。当然也有另外一个消极的传说,试图教女神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但是我觉得我的老师并不害怕,实际上,他可能有些神志不清了。

  成为活女神之前,我是说家乡话的。而这位老师是尼泊尔语老师,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他更愿意教给我英语和数学。他问我17*14等于多少?我机械的回答他。他说很好,但是感觉他就要睡着了。接下来老师让我写一些英语单词。当我认认真真的写好后问他这些单词是什么意思时,他说这些是英语单词吗?不要着急学这些内容,你要先练习写字母,还没学会走了就想跑是不行的。直到我9岁的时候他还是这样说,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那些单词的含义。窗外,学校的铃响 了,他说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然后也没有给我留作业就走了。我知道,明天也是一样,我还是会被朝拜者打断学习……

  我本来想找些朋友一起玩耍,但是他们年龄都很大。所以还是决定回卧室玩洋娃娃。我有许多洋娃娃,把它们摆好过家家。一些娃娃做饭,一些吃饭,其他娃娃从事 缝纫工作并说三道四。因为大部分娃娃都是女孩子,所以我给她们的额头上都点了tika。还有一个娃娃当父亲,膝下有许多小娃娃做儿女。我把一个供奉者给我 的火炉,还有小壶和迷你锅拿出来。我学会了如何点火炉,但我的看守者很不高兴,因为他们害怕我会伤到自己,但是看到我如此小心谨慎的点火炉,他们就任由之 了。

  午饭前洗澡。上周,我的午饭里没有土豆泡菜,于是我就拒绝吃午饭。我的看守者Fufu就赶忙出去买土豆,并制作成泡菜,直到下午2点才做好,我就等到2点 才吃饭。女神就是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下午的时间好无聊,小伙伴们都在学校里上课,我走到前面的一扇窗子,去看窗外的杜巴广场。广场上有人力车的司机等着拉外国客人,光着腿的搬运工在卸下重物 之后坐在那里抽烟,尼瓦尔人挑着担子卖菜,妇女们穿着红色的沙丽坐在Narayan神庙的台阶上聊天,偶尔经过的出租车疯狂的按着喇叭,像我这么大年龄的 孩子们跑来跑去,他们有的穿着蓝色或者栗色的校服,有的衣衫褴褛。一位我认识的妇女带着她的孩子获得他人的同情,把小的包、项链兜售给外国游客。

  我的视野是极其有限的。我不能把头伸出窗外,但即使如此,也只能看到宫殿的白色Ghadi Bhaitak这部分。只有在Indra Jatra因陀罗节日时,我才能看到很多人。有的人比我富有,大部分人很穷,但是他们有一些我没有的——他们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甚至希望,我也能和 他们一样。我转向另一面,看到广场另一面的Shiva神庙,Shiva搂着他的妻子Parvati,像我一样站在窗子前看着窗外的杜巴广场,但是他们更 惨,因为他们是木制的雕像所以根本无法离开窗前。这时,我听到看守人喊道: “Dyah Meiju,外国游客来了”。

  (库玛丽神庙:库玛丽会在中间的窗子里出现 Photo by Vikki)

  这并不是命令,没有人可以要求女神做事。但是我知道,他们站在院子里等着我,我有义务出现在窗前,而且我也知道必须面无表情的出现。但有时候也觉得很烦, 尤其是正在玩洋娃娃或者和其他孩子们一起跳舞时,不过我到也不介意。走到窗口,看到院子里的游客。他们有的喝彩,有的行合十礼,有的就站在那看着我。有时候我会站在门口时间长一些,这取决于我的好奇心。我在想,他们从哪来?为什么女人穿的衣服很奇怪?他们头发的颜色是天生的吗?大部分的男人和女人,脖子上 挂着相机,但我知道,如果他们拿着相机朝向我,我就要立刻离开窗子。我很想知道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多希望可以喊楼下的尼泊尔导游问一下!他们的国家长什么样的?如果我问老师,他会知道吗?他们自己的国家没有女神吗?这些国家里,我最喜欢日本人。每次我出现在窗口时,他们就会喝彩,从他们看我的眼神里,我觉得他们理解我。

  2年前,我见到两个外国女孩,比我年龄大一点。他们穿着像尼泊尔女孩穿的服装。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每天都来,坐在一边,有游客到来,我出现在窗子前,就会看到她们看着我冲我笑。有一天,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我朝楼下喊她们,我说我有个球,我们一起玩好吗?当然,由于他们不是印度教徒,所以他们不能进入神庙内 部。但我的看守人最终决定,她们站在楼梯下,我站在楼梯顶这样互相传球。有时候他们也会给我一些糖果,我也会给他们一些贡品。他们可以说一点尼泊尔语,所以可以偶尔交流一下。一年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我在想,她们还会回来吗?

  我有自己的厨房,一日三餐只能在我的厨房里准备。但是我更喜欢神庙里其他人的厨房,因为他们的厨房刚好在Nawa Adharsa小学的右角,这样我就可以离教室里的学生们近一些。我可以看到学生们在教室里上什么课,管家婆网站 增长15br 3亿,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认真听课的。特别是一些男孩子, 他们互相扔东西,使听课的女生收到干扰。有时候,也听到老师严厉教训不听课的孩子。我真是羡慕可以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

  放学的时候,有些住在一楼的学生,我就加入他们,听他们说学校的事情。他们触摸过我的脚之后就开始讲学校发生的事情,由于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就静静的坐在 那里聆听他们谈论课程,抱怨淘气的孩子,谁和谁是好朋友之类的。我听说有个女孩子英语测验考了最高分,有个男孩子很嫉妒,就揪那个女孩的头发,老师让那个 男孩子罚站到放学。但是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我想终究有一天我可以进入到学校上学。但是有些孩子,我不喜欢和他们玩,这时候,我就会回房间去玩洋娃娃。我 给它们做饭,点燃小火炉,削土豆,但是我的守护者总担心我被划伤、烫伤,不过看到我技术娴熟,他们也有不再介意了。等我煮好了茶和炸土豆,我就端过去给洋 娃娃们吃。如果是给真人做饭煮茶,看着他们吃下去,并夸奖我的厨艺,这将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是我不允许给任何人做事。

  晚饭也是我自己一个人吃,其他人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饭后,我想找个人陪我,但是我的小伙伴们都在家写作业。我可以要求他们陪我玩儿,女神可以要求任何事情 且任何人不得拒绝,可是我不想他们为此而不高兴。我上楼来到一个大的房间,房间里有玻璃镜框的Mahendra国王, Birendra国王的父亲和前辈的雕像。我假装他们是镜子,然后学着印度和尼泊尔电影里的舞姿跳舞,想象自己是女主角。玩累了,跳无聊了,就回到房间去找我的娃娃们,把他们都三两个的摆好,这样睡醒的时候就能看到它们在看着我。

  晚上,所有人都会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看电视,我也不例外。作为女神,我坐在电视机前最好的位置,没有人遮挡我的视线。除了电影里的舞者,其他的内容我都记不住。如果我不是活女神,我想我应该可以成为一名舞蹈者。回到卧室睡觉之前,先到洗手间去洗掉眼上的妆,一名守护者帮我把头发散下来。

  这就是我的一整天,几乎每天都是如此。当然也有不太一样的时候。在尼历的一些月份的10日,会有一些特殊的仪式,由五名神职人员组成,这种仪式叫做 Dasami Puja.这五名神职人员都是Bajracharya姓氏的人,他们代表着 “五尊佛”。“五尊佛”在加都到处可见,大的小的,他们一般会在佛龛里,或者在绘画在门口。每尊佛都有自己的颜色。在佛龛里,每一张脸都有自己的方向,其 中的Vairochana一般都是在正面,当然一些大的佛龛里,Vairochana的脸朝向东南方向。代表五尊佛的五位神职人员来到库玛丽神庙,在一个 叫做Agan Kota的特殊的房间里举行仪式。

  周六,是其他人放假的时间,而我则忙碌于敬拜者——大概有二十或者更多。这一天,每个人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或者不该做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我感觉到很孤独,但我一直期待着一年中我可以外出的13个场合。

  夜深了,加德满都雕着的美丽木窗的古老宫殿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古都居民、士兵、国王的妻妾们都已熟睡了,只有犯困的士兵依然守卫。然而,在一个亮灯的房间 中,两个人影正聚在一起谈话掷骰子。

  其中的一位是不寻常的漂亮女人,她的额头上长有可以洞察一切的第三只眼睛,她有十只手臂,不用时会隐藏起八条手臂,头上有着发亮的光环,而另一个人就是国 王。也许有人会觉得国王在深夜衣着便服,但实际上,国王穿戴整齐。国王正在向这位漂亮的女人请教国事。这位女神一边掷骰子,一边解答国王的问题,话还没有 说完就被打断了,王后穿着睡衣带着随从突然出现在房间中。

  “我居然在这里找到你了,你确实是在讨论国事,但是却是和这样一位漂亮的女人!我真是无法相信你。”王后说道。

  “够了!”女神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她的十只臂膀出现了,如同翅膀一般,臀部挂着一条由人头组成的腰带,并出现了三张面孔。一张脸向前,另外两张分别左右。 国王和王后以及随从们全都吓坏了。女神对国王说:“我无法忍受人类的嫉妒心,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

  自此,国王认真的祈祷,最终女神出现在他的梦中。“如果你想再见到我,就去选择一位姓释迦的处女,美丽且纯洁,32个身体特征完美,崇拜她就像崇拜我一 样,我会在她的身上出现,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所遭受到的辱骂。”

  醒后,国王从释迦姓中找到一位符合所有条件的4岁小女孩,把她带到Taleju塔蕾珠神庙,被敬仰为活女神——库玛丽女神。在盛大的因陀罗节(Indra Jatra Festival)国王会前来神庙接受活女神的祝福。在额头上点一个红点,叫做Tika.【因陀罗节是尼泊尔的传统节日,于每年的尼历五月初八——9月 26日前后举行。节日长达8天,库玛丽女神环城游行,活女神由随从抱着登上战车,双脚从不接触地面。战车全部由10多个人负责拉着,靠人力前进,国王站在 旧王宫的阳台上向库玛丽女神致敬。(翻译自维基百科)

  活女神大约12岁时退役,临近此时,活女神的守护者就会物色接班人,你可能从旅游书或文章上看到,活女神第一次流血就不再具备神能。例如划伤、掉牙齿流血、或是初潮。但实际上,早在发生这些事之前,库玛丽的看守人就已经在古加都释迦姓氏的人家中物色合适的候选人了。

  我们尼瓦尔人(Newars:尼泊尔民族)是古老的民族,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我们中的一些人是佛教徒或者印度教徒。对于库玛丽的选拔,并不像人们想象 的那么严格。首先,我们必须来自于加都Baha家庭。简而言之,释迦姓氏的男孩从事一种叫Bare chuegu的庆祝活动,在这4天里他们要成为僧人,并被官方认可为Baha成员。其次,成为加都Baha的男人,不得与其他民族通婚,他们的孩子,女孩 必须在3-5岁之间,且身体上没有任何疤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女孩子不能经历过两种假的婚姻仪式的任意一种。一种叫做ihi,在4岁至10岁之 间,女孩象征性的嫁给孟加拉苹果。这是一种成长的仪式,希望我们能够有较为成熟的举止。另一种叫做bahrah,在10岁至15岁之间,有时候会比这个年 龄小一些。女孩被关到一个黑暗的没有男性的房间里,在其中呆12天,象征着嫁给太阳。这种“结婚”被认为不再是纯洁的处女,所以就不符合成为库玛丽的条件 了。

  在这次选拔中,我,我的妹妹(比我小1岁)和另外两个女孩被选中了。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我的性格极为温和安静,从来不哭。在旅游指南中,会提到活女神的选拔必须严格符合32个身体特征,实际上,如果你仔细看那些标准,就会发现那些标准不适合于小女孩。哪个4岁的女孩身体像菩提树一样挺拔,狮子一样的胸脯,拥有鸭子一样的声音?实际上,这32条标准全部来自于占星术。

  活女神的选拔需要经过体检,由皇室神职人员的妻子和女儿进行检查。我母亲也在现场。我穿着内衣,她们检查我身上是否有胎记或抓痕,是否掉了牙齿,是否斜 视……我记不清了,这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如果这四个小姑娘都不符合标准,守护者就会离开再另外寻找4个女孩。但在我们四个中,我被选中了。其实我妹妹Samjhana比我更有吸引力,然而当时正 在3、4月份,是加德满都最热的两个月,妹妹身上起了痱子,所以她未被选中。

  在“登基”那天,我先被带去塔蕾珠神庙——就是我被视为其化身的女神进行礼拜,并伴随着人们目送我直到库玛丽神庙。在这里我第一次穿上红色的衣服,前任库 玛丽将一条金项链给我戴上。这是一条外壳上镶嵌着九种颜色的宝石的蛇形(Naga)项链。在库玛丽出席节日的明信片中就可以看到。这是我权利的象征。前任 库玛丽将会回家,在家里继续担任四天女神后回归凡人。

  住进库玛丽神庙,清晨只有一点阳光可以照进卧室的木雕窗上。木窗朝向神庙院子内,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尽管杜巴广场上充满了穿梭汽车的喇叭声,扫帚扫地发出 的沙沙声,其他神庙的钟声,我只能听到模糊的混合的回声。早晨没有人叫我起床,当我睡醒时,我看到被我摆成一排的娃娃们正看着我,我向它们问好。

  我4岁住进库玛丽神庙,但清晰的记忆是在我8岁以后。早晨起床,先“长途跋涉”到卫生间,它在一个角落,要先通过陡峭的台阶上到另一层,再穿越走廊到达, 红色的毛巾和牙刷在那里。回到房间,我的守护者——我父亲的姐姐将会帮我穿好衣服和梳头,如果不是节日,我自己就能穿好衣服。

  然后便是早餐时间。我要先在宫殿后面的厨房里吃一碗被认为是很特殊的米饭,除此之外还有茶和油炸面包。这时听到有人告诉我,老师来了。这意味着早晨9点钟了。我正从厨房回来的路上时,另一个声音告诉我塔蕾珠神庙的神职人员来了。这是Nitya礼仪的时间,也差不多是在早晨9点钟开始。由于神职人员不是很准 时,所以有时候我会先去上课。

  我的玩伴穿着校服,她指了一下台阶,那是神职人员放包的地方。她笑了。如果我告诉她做什么她一定去做,但其实我不说她也知道,这是我们的一个常常玩的游 戏,当神职人员跟我进入房间之后,她就会把包藏起来。

  我去的房间叫做Singhasan,这个房间有一扇金色的窗子,朝向外面的街道。我坐在金座上,后面有雕刻有七条蛇保护。而神职人员坐在地上,开始拿出红 色粉末、米粒和花朵,并点燃一些小的灯盏。祈祷仪式需要15分钟,包括念咒语,跳舞和一些手势。他不可以给我Tika,只有我家里的女人才可以给我 Tika。这种仪式每天早晨都会进行,所以我也不怎么关注,但是我从来不会感到厌倦或者不安,只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我知道我是一位女神,这就是女神应 该的行为和职责。

  我知道很难开始上课,因为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些人前来敬拜,有一位妇女带着孩子,男孩大约6、7岁的样子,他是个哑巴,他的母亲就每天带他来库玛丽神庙,希望我能够治愈她的儿子。绝大部分带着孩子来的敬拜者都有自己的难处,或者患有疑难杂症,所以我知道对孩子们来说,我是多么的重要。当然这些妇女从来 不会直接跟我说她们的需要,我也不会直接和她们讲话,取而代之的是,我坐在黄金王座上,她们从左手里洒出一点水经过我的脚面到右手,然后喝掉水。这位哑巴 的母亲这样重复着,并让他的孩子也喝一点水。从远处传来了刚刚做完礼拜的神职人员的喊声,他嚷嚷着自己的包被贼偷了。我心里很想笑,但是在妇人面前,我只得强迫自己面无表情并集中精力在当下的仪式上,帮助男孩说话是我的职责所在。平日,我希望没有有敬拜者,这样我就可以开始上课了。老师每天都来,但是每天 都被敬拜者打断。

  我得到的供品里有巧克力和红色的玩具车,但更重要的时候我会获得Sagun,这是种由煮鸡蛋和干鱼组成的食物,放在我的左手里,右手里是银质杯子的 Raksi,这是一种在尼泊尔和西藏特有的传统蒸馏酒精饮品。是一种烈性的饮品,就像伏特加或杜松子酒。【在CNN全球50种好喝的饮品中,Raksi排 在第41位,由小米和大米酿制而成。(翻译自维基百科)】我用嘴唇分别碰一下,代表我接受了这些供品。

  最终,被推迟的课程终于可以开始,泰国代孕服务_枣庄零风险服务。已经10点钟了。我回到卧室坐在老师的对面。他是一位非常老的老师,又高又瘦,穿着传统的尼泊尔服装。其实我很感激拥有这样一位老师,因为在尼泊尔有一个说法,可以教女神的老师无所不知。当然也有另外一个消极的传说,试图教女神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但是我觉得我的老师并不害怕,实际上,他可能有些神志不清了。

  成为活女神之前,我是说家乡话的。而这位老师是尼泊尔语老师,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他更愿意教给我英语和数学。他问我17*14等于多少?我机械的回答他。他说很好,但是感觉他就要睡着了。接下来老师让我写一些英语单词。当我认认真真的写好后问他这些单词是什么意思时,他说这些是英语单词吗?不要着急学这些内容,你要先练习写字母,还没学会走了就想跑是不行的。直到我9岁的时候他还是这样说,我怀疑他根本不知道那些单词的含义。窗外,学校的铃响 了,他说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然后也没有给我留作业就走了。我知道,明天也是一样,我还是会被朝拜者打断学习……

  我本来想找些朋友一起玩耍,但是他们年龄都很大。所以还是决定回卧室玩洋娃娃。我有许多洋娃娃,把它们摆好过家家。一些娃娃做饭,一些吃饭,其他娃娃从事 缝纫工作并说三道四。因为大部分娃娃都是女孩子,所以我给她们的额头上都点了tika。还有一个娃娃当父亲,膝下有许多小娃娃做儿女。我把一个供奉者给我 的火炉,还有小壶和迷你锅拿出来。我学会了如何点火炉,但我的看守者很不高兴,因为他们害怕我会伤到自己,但是看到我如此小心谨慎的点火炉,他们就任由之 了。

  午饭前洗澡。上周,我的午饭里没有土豆泡菜,于是我就拒绝吃午饭。我的看守者Fufu就赶忙出去买土豆,并制作成泡菜,直到下午2点才做好,我就等到2点 才吃饭。女神就是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下午的时间好无聊,小伙伴们都在学校里上课,我走到前面的一扇窗子,去看窗外的杜巴广场。广场上有人力车的司机等着拉外国客人,光着腿的搬运工在卸下重物 之后坐在那里抽烟,尼瓦尔人挑着担子卖菜,妇女们穿着红色的沙丽坐在Narayan神庙的台阶上聊天,偶尔经过的出租车疯狂的按着喇叭,像我这么大年龄的 孩子们跑来跑去,他们有的穿着蓝色或者栗色的校服,有的衣衫褴褛。一位我认识的妇女带着她的孩子获得他人的同情,把小的包、项链兜售给外国游客。

  我的视野是极其有限的。我不能把头伸出窗外,但即使如此,也只能看到宫殿的白色Ghadi Bhaitak这部分。只有在Indra Jatra因陀罗节日时,我才能看到很多人。有的人比我富有,大部分人很穷,但是他们有一些我没有的——他们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甚至希望,我也能和 他们一样。我转向另一面,看到广场另一面的Shiva神庙,Shiva搂着他的妻子Parvati,像我一样站在窗子前看着窗外的杜巴广场,但是他们更 惨,因为他们是木制的雕像所以根本无法离开窗前。这时,我听到看守人喊道: “Dyah Meiju,外国游客来了”。

  (库玛丽神庙:库玛丽会在中间的窗子里出现 Photo by Vikki)

  这并不是命令,没有人可以要求女神做事。但是我知道,他们站在院子里等着我,我有义务出现在窗前,而且我也知道必须面无表情的出现。但有时候也觉得很烦, 尤其是正在玩洋娃娃或者和其他孩子们一起跳舞时,不过我到也不介意。走到窗口,看到院子里的游客。他们有的喝彩,有的行合十礼,有的就站在那看着我。有时候我会站在门口时间长一些,这取决于我的好奇心。我在想,他们从哪来?为什么女人穿的衣服很奇怪?他们头发的颜色是天生的吗?大部分的男人和女人,脖子上 挂着相机,但我知道,如果他们拿着相机朝向我,我就要立刻离开窗子。我很想知道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多希望可以喊楼下的尼泊尔导游问一下!他们的国家长什么样的?如果我问老师,他会知道吗?他们自己的国家没有女神吗?这些国家里,我最喜欢日本人。每次我出现在窗口时,他们就会喝彩,从他们看我的眼神里,我觉得他们理解我。

  2年前,我见到两个外国女孩,比我年龄大一点。他们穿着像尼泊尔女孩穿的服装。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每天都来,坐在一边,有游客到来,我出现在窗子前,就会看到她们看着我冲我笑。有一天,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我朝楼下喊她们,我说我有个球,我们一起玩好吗?当然,由于他们不是印度教徒,所以他们不能进入神庙内 部。但我的看守人最终决定,她们站在楼梯下,我站在楼梯顶这样互相传球。有时候他们也会给我一些糖果,我也会给他们一些贡品。他们可以说一点尼泊尔语,所以可以偶尔交流一下。一年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我在想,她们还会回来吗?

  我有自己的厨房,一日三餐只能在我的厨房里准备。但是我更喜欢神庙里其他人的厨房,因为他们的厨房刚好在Nawa Adharsa小学的右角,这样我就可以离教室里的学生们近一些。我可以看到学生们在教室里上什么课,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认真听课的。特别是一些男孩子, 他们互相扔东西,使听课的女生收到干扰。有时候,也听到老师严厉教训不听课的孩子。我真是羡慕可以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

  放学的时候,有些住在一楼的学生,我就加入他们,听他们说学校的事情。他们触摸过我的脚之后就开始讲学校发生的事情,由于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就静静的坐在 那里聆听他们谈论课程,抱怨淘气的孩子,谁和谁是好朋友之类的。我听说有个女孩子英语测验考了最高分,有个男孩子很嫉妒,就揪那个女孩的头发,老师让那个 男孩子罚站到放学。但是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我想终究有一天我可以进入到学校上学。但是有些孩子,我不喜欢和他们玩,这时候,我就会回房间去玩洋娃娃。我 给它们做饭,点燃小火炉,削土豆,但是我的守护者总担心我被划伤、烫伤,不过看到我技术娴熟,他们也有不再介意了。等我煮好了茶和炸土豆,我就端过去给洋 娃娃们吃。如果是给真人做饭煮茶,看着他们吃下去,并夸奖我的厨艺,这将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是我不允许给任何人做事。

  晚饭也是我自己一个人吃,其他人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饭后,我想找个人陪我,但是我的小伙伴们都在家写作业。我可以要求他们陪我玩儿,女神可以要求任何事情 且任何人不得拒绝,可是我不想他们为此而不高兴。我上楼来到一个大的房间,房间里有玻璃镜框的Mahendra国王, Birendra国王的父亲和前辈的雕像。我假装他们是镜子,然后学着印度和尼泊尔电影里的舞姿跳舞,想象自己是女主角。玩累了,跳无聊了,就回到房间去找我的娃娃们,把他们都三两个的摆好,这样睡醒的时候就能看到它们在看着我。

  晚上,所有人都会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看电视,我也不例外。作为女神,我坐在电视机前最好的位置,没有人遮挡我的视线。除了电影里的舞者,其他的内容我都记不住。如果我不是活女神,我想我应该可以成为一名舞蹈者。回到卧室睡觉之前,先到洗手间去洗掉眼上的妆,一名守护者帮我把头发散下来。

  这就是我的一整天,几乎每天都是如此。当然也有不太一样的时候。在尼历的一些月份的10日,会有一些特殊的仪式,由五名神职人员组成,这种仪式叫做 Dasami Puja.这五名神职人员都是Bajracharya姓氏的人,他们代表着 “五尊佛”。“五尊佛”在加都到处可见,大的小的,他们一般会在佛龛里,或者在绘画在门口。每尊佛都有自己的颜色。在佛龛里,每一张脸都有自己的方向,其 中的Vairochana一般都是在正面,当然一些大的佛龛里,Vairochana的脸朝向东南方向。代表五尊佛的五位神职人员来到库玛丽神庙,在一个 叫做Agan Kota的特殊的房间里举行仪式。

  周六,是其他人放假的时间,而我则忙碌于敬拜者——大概有二十或者更多。这一天,每个人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或者不该做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我感觉到很孤独,但我一直期待着一年中我可以外出的13个场合。

  这就是库玛丽的生活,看到她独自回房间玩娃娃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一丝忧伤。她像是被软禁的女孩,赋予一种特殊的神职,从此过着和其他人不同的生活。她羡 慕那些穿着校服,甚至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她羡慕所有人可以在大街上随便行走,买东西,聊天。可是她却只能在窗子里看到有限的视野。但是,我相信,做过库玛 丽的人,终有一天会感谢她传奇的经历。这就像围墙,你在墙内,我在墙外。我们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也有这彼此对望的好奇。

  由于这本书的内容,我几乎不想省略太多,因此我决定把这本书拆分成几章,这样看起来不会太疲惫。我几乎每天都在奋笔疾书的阅读和翻译,并查阅维基百科和雅虎,对于书中提到的许多固有名字做反复的辨识和确认。

  这就是库玛丽的生活,看到她独自回房间玩娃娃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一丝忧伤。她像是被软禁的女孩,赋予一种特殊的神职,从此过着和其他人不同的生活。她羡 慕那些穿着校服,甚至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她羡慕所有人可以在大街上随便行走,买东西,聊天。42777彩霸王综合资料足以治疗空洞浮乏之病,。可是她却只能在窗子里看到有限的视野。但是,我相信,做过库玛 丽的人,终有一天会感谢她传奇的经历。这就像围墙,你在墙内,我在墙外。我们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也有这彼此对望的好奇。

  由于这本书的内容,我几乎不想省略太多,因此我决定把这本书拆分成几章,这样看起来不会太疲惫。我几乎每天都在奋笔疾书的阅读和翻译,并查阅维基百科和雅虎,对于书中提到的许多固有名字做反复的辨识和确认。

  感谢你关注什么明堂:dg-mingtang。感恩与你在这里相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
白姐图库| 最准天机诗| 赛马会六肖| 财神网| 金神童网| 一肖中特| 六合宝典| 香港王中王| 118图库| 藏宝图| 香港王中王论坛| 铁算盘| 白小姐六肖中特网| 挂牌论坛| 3814七星高手|